扰乱我魂灵

写点好玩的

继续失踪啦


12.23考完所以圣诞回来


(。・∀・)ノ


(很抱歉,后续评论看不到,我们一个多月后再见呐!


【瑶墨/警察AU】味蕾

1

那个梳着脏辫的青年带着客气的微笑,但他听完左叶说话,微笑的酒窝一收,立刻转身走了,干净利落。我再一回头,人就不见了。

左叶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俩都姓秦,混成一群的人能有几个好东西。”

他边说边整理一沓子打印件,连带着秦奋和这位秦子墨的档案放在文件袋里,在封面的卡片上写标题,日期,和我们单位的名称。

我到饮水机里接了杯水,手一抖,开水淌在手指上,滚烫的水令我的手指皮肤发红肿起,烫得像我第一次看见青年时飞速跳动的心脏。

2

左叶是我的师弟,我和他曾经在公共课上遇见过彼此,后来又在靶场的课余训练里打照面。毕业之后分到同一家单位才开始真正熟悉起来。他是那种热血做派的正直青年,有一说一,从不遮掩。我的作风和他不同,我不爱说些评论性的句子,工作就是工作,心如止水,左叶说:哥你真是山西大佛。

我看着面前浮着茶叶的碧绿汤水,铁观音蜷曲的叶片逐渐舒展,浸满沸水,呈现一副生机勃勃的色调——仿佛这是二次生命。

茶叶片上舒展开的根根脉络,我不由自主想道梳着脏辫的小青年——和他嘴两边深深的酒窝,看着让人心里泛出甜蜜气味似的。

想到这里,我想吃点甜的,抽开抽屉,里边有之前别人送的茶点。因为以前不爱甜口,那盒我一直没拆。我打开丝带,扔了包装纸盒,问左叶:“小叶,吃吗?”

左叶拆了一个,说太甜了,你怎么吃这个啊?
我说:还好啊,甜点不就是这味儿吗?
他说:哥,你怕是味蕾出问题了!

我们一队队长姓韩,资历最老。我给他茶点的时候,他还在打电话忙公事,我递给他一把点心,他点点头让我放桌上就行。
我笑笑,出门离开——韩沐伯是个山东男人,其实喜欢吃甜的,他比左叶这个成都人还嗜甜。
直到我后来了解秦奋的时候,有点理解为什么韩沐伯嗜甜了。

3

时隔很久的总局年会聚餐定在烧烤店,因为男人太多了,桌上散落都是啤酒青绿的玻璃瓶子,和四处乱撒的孜然粉辣椒粉。

二队队长过来和伯哥碰杯,他是个身宽力强的壮汉,局里一向称“一队文,二队武”。因我之前参与过二队调查,他又端酒过来打趣,递给我几串羊腰。我端着那几串羊腰左右为难,最后吃下,晚上都连连续续做奇怪的梦。





后续链接见评论

【瑶墨】魔法师与龙

0


“我总是控制不住某些东西。


哦,我不是说魔法。”


秦子墨摘掉他魔法师尖尖的帽子——那顶帽子是从左叶那里借来的,这位弟弟以最小年纪获得了魔法师合格证书,而他还一次都没有通过考试。


不是理论笔试,就是实际操作,总有磕磕绊绊。


1


秦子墨坐在圆木凳上,端起一碗南瓜浓汤开始喝——秦奋特意加了点辣椒粉,他喜欢甜甜又微辣的东西。


“我今天在树林里见到一个奇怪的东西。”他开始和秦奋聊天。秦奋做好一道道菜式,逐个端上桌,都是些胡萝卜,青菜,土豆或者卷心菜,看着很健康。秦子墨苦着一张小脸,他讨厌蔬菜。


他喝完那碗唯一对胃口的汤,开始把玩秦奋的尖帽子。


“那个奇怪的东西是墨绿色的,我喜欢绿色嘛,就去看了看。”


秦奋给他拨了一大碗蔬菜:“快吃,还有,别老去远处的深林里,太危险了,出事我怎么救你?”


秦子墨悄悄地把蔬菜一根根夹出去,趁秦奋不注意,只留下稍稍愿意吃一点点的土豆。秦奋立刻放下碗筷,张口一串急促的魔法咒语——又一堆蔬菜又回到秦子墨碗里,比以往还多。


“这咒语不lan,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秦奋微笑说到,他微笑起来魅力十足,像皇宫里被众星捧月般环绕着的帅气王子。


“它念难。”


秦子墨轻轻叹气,默默开始大口吃蔬菜。


2


孩子不吃蔬菜怎么办?


3


龙有墨绿色的铠甲,粗壮的尾巴,在龙群里他年轻,有力且英俊,因此大受欢迎,总有很多同族暗恋,当然,也引来一些偏执嫉妒与无谓的流言碎语。


他拨弄眼前的一串珠子,说:无所谓,这是缘分,你看我遇见这个,都是缘分的问题。


韩沐伯是他的驯化师——为了防止几百年前的悲剧重现,龙族被迫接受每人都要由魔法师驯化的规定。


韩沐伯不像一个普通寻常的驯化师,这是指通常的驯化师只是下达指令,命令龙遵守。而他并不是,他和靖佩瑶往往在交流,韩沐伯选择倾听这头龙的意见和建议,并依照他的意愿偷偷更改一些用处不大的闲碎课程,这让靖佩瑶感觉很好。


靖佩瑶往往用这些悄悄省下的闲暇时间睡觉,在森林深处漫步,或者倚靠树下晒太阳,总之,只要在没人的地方就不会被发现。


不过最近有人发现了他。


那是个长得像兔子一样的人类,其实他并没有很娇小,只是给靖佩瑶留下了“这人似乎是娇小可爱的”甜美印象罢了。


靖佩瑶喜欢兔子,因为对于食肉者来说,兔子是一种适口的食材——类似于韩沐伯所谓的蜜桃蛋糕,那是他的饭后甜点。


不过靖佩瑶很遗憾:龙族的族规里已明令禁止私自捕猎,违者罚款并且驻守边境时间不等,短则论月长则论年。


靖佩瑶摸摸下巴,虽然这似乎是个魔法师,并不是真正的小兔子,不过他还是很喜欢他。


魔法师在森林深处蹦蹦跳跳,唱一些他从来没听过的歌,说一些新奇有趣的东西,什么“灌篮高手”“流川枫投篮咻咻咻——”“白血球”“血小板好可爱啊啊啊!”


靖佩瑶问韩沐伯血小板是什么,韩沐伯说:“你体内就有啊。”


靖佩瑶听完,悄悄回到自己的小家,他摸摸发烫的脸:血小板可爱↣我有血小板↣他觉得我可爱。


他觉得我可爱!!


靖佩瑶一颗万年平静无波的内心居然被这短短的推理撩拨得无法平息,他无法维持人型,瞬间变成龙的形态,剧烈呼吸着,喷出一串串温暖湿润的气流。


第二天韩沐伯看他的形态,问他怎么了,他摆摆手,说没什么,这都是缘分的问题。


韩沐伯无奈耸肩:好吧,今天不能再缘分了,我被分配到新任务。你还记得城堡里偷练魔法出走的小王子吗?协会分配给我的任务是抓住他,带回皇宫。


他扔给靖佩瑶一个卷轴,打开,里面悉数写了任务要求,完成时间,以及最重要的:丰厚赏金。


半夜悄悄冒泡

锁了一些文章,决定解释一下~

〃∀〃因为觉得写得太差啦,不好意思放出来所以还是锁上啦

感谢每一个鼓励我,给我点心、点推荐的小伙伴,看到我们的聊天和ID觉得:心被酸酸的戳中了(*꒦ິ⌓꒦ີ)

“我的爱意总是抵消不了愚蠢。”小时候不知道心口酸酸的是什么情感,长大才知道这就是感动。

我这么小学鸡文笔却有人温暖我鼓励我真的,超级感谢与感动,半夜里也要举一颗小心心给你们(*˘︶˘*).。.:*♡

等我考完回来继续加油~

充满仪式感的考研长假
暂时卸载啦
不定时出现
等我考完回来吼
(♡˙3˙♡)

无论饭什么爱豆都坚定自己的选择,在相信他的情况下一起走下去吧

今天也要加油鸭( • ̀ω ⁃᷄)❤

ps:车等我.....回来补......

【瑶墨】当初我自人海中独独看到你

BGM:至此流年各天涯




1

我第一次听这首歌并不在文青聚集地丽江郑州拉萨成都的酒吧一条街,也没有抽烟的漂亮民谣女歌手带自己的乐队漂过来驻唱,彼时我还没出道拿着练习生固定工资在北京勉强租房。酒吧的中杯果汁气泡酒七十八,我从练习室出门,下楼,刷码买了公司留下自助机的听装啤酒,三块五。

周四打折第二听半价,一共只要五块五。

靖佩瑶握吉他扫几个简单的和弦,他说:“这歌很简单的,就几个和弦,我唱给你听。”

我把两瓶听装啤酒放在练习室白色地板上,这地板一点不防滑,我们七个人练舞汗浸透地板,不知摔了多少次。

听装啤酒刚被人从冰柜无情取出,很不情愿,呼呼冒着冷气,杯壁上一滴滴凝结的水珠。

2

我第一次见靖佩瑶也不是在酒吧,而是在我们公司原地址的马路边上。我来上班,他来报道,他说兄弟你好啊,我是刚来实习的靖佩瑶。

我不喜欢对不熟的人透露自己性格,那样显得我高冷酷帅且A,一点儿也不中二,一点儿也不白痴美。

我点点头,推开公司的玻璃门,给他指人事部。

他就对我笑起来,眼睛温柔明亮,带着我没听过的华北口音,谢了啊兄弟。

3

靖佩瑶后来说,第一次见到的兄弟是秦子墨,他当时不说话,整个人显得很高冷。

我明明觉醒第一A,我在旁边插嘴。一开口,江浙沪软软糯糯的吴语口音冒出来,我摆摆手,口音掩盖了我这个男人的深沉。

后期小姐姐给我们加字幕,当时没有出道企划没有拨款,我们日常是策划姐姐兼职剪的,收个加班费而已,一个月五百块。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当初会不会出道,我本科是学新闻的,但是我们学新闻的人有一颗不拘于现状的放飞自我的心,在报道当今现实揭露社会现状与实现我遥远又中二的梦想中,我几经犹豫与尝试还是选择了后者。

我尝试过很多次,玩cos做网红热度不算高。又参加过一次真人秀,淘汰后就石沉大海了,以至于我实习这年坐四个小时高铁跑来签公司做练习生,我自己心里也很没有底。

不过学新闻的好处就是,当我真的无路可走没有出道,我还可以回家做记者,反正江苏嘛,经济,环境都很不错的。

我也没有问靖佩瑶,要是我们没出道,你有出路吗?他是学音乐的,凭长相和嗓音可以应聘音乐老师,或者建独立音乐工作室。至少我认识的音乐生出来做老师,生活都很滋润,工资不低,寒暑两假,名声也很好听。

后来我才知道,靖佩瑶还做生意,还开奔驰,我骑着小黄车沉思良久,得到一个结论——瑶哥大概真的家里有矿。

他没必要担忧出路。

是他选择出路,不是出路选择他。

4

所以我后来很犹豫,如果我爱恋他,我会不会有出路?如果出路不选择我,那我岂不是路上的一粒炮灰,风一吹就没了?

5

靖佩瑶来了之后七个男人挤一间练习室,手长腿长伸不开地方,常常跳着跳着我就无辜挨揍,或者我无辜揍人。

老师:靖佩瑶你基础太差了,别站边上,你和秦子墨挪到第二排去,往中间站。

后来,我再也没有被无辜挨揍,倒是每次碰到,靖佩瑶都会下意识轻轻握我的指尖,他动作很轻,就不会啪——地打到我了。

我们觉醒东方有个坏习惯,体能完喜欢看看谁流汗最多,男人嘛,总是喜欢荷尔蒙爆发的竞争和胜利。因此老板出了条规定:谁弄脏地板最严重,谁当天拖地。

靖佩瑶T恤湿透,又把汗水挤在地板上——说好谁弄脏地板谁拖地,我不愿,而且我不太出汗的体质也没有让T恤湿透。

我撩起下摆擦满脸的汗,肚皮露出来吹空调,有点凉凉的。

靖佩瑶看了,笑出声,我说你笑什么,他说兄弟你肚皮好白。

你皮肤好白啊。他看着我的眼睛,小声对我说。

我脸红了,空调都吹不凉的红,我的脑袋在沸腾冒泡,咕噜咕噜搅动粘稠糖浆,我的思维淹没在糖浆里,晕乎乎勉强应了句:谢了兄弟,你......你也很白。

他被逗得大笑,随手脱了那件湿透的T恤,赤着上身去洗澡。





——

秦子墨(迟钝):Σ( ° △ °|||)︴瑶哥先暗恋我的吗?

靖佩瑶(唱歌):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交换你偶尔的关心~

——
有人看再写叭
(因为后面又没写完)
大概后面有车

明天会发一篇车嘿嘿嘿

又是没写完的车

我每次写完自己想写的梗就不想补全啦

抱歉抱歉,大家看个开心就好,不要在意最后有没有做完(っ╹◡╹)ノ

我的写文习惯是:写的时候带入本人的脸,子墨的表情和瑶哥的低音,感觉自己看场活春宫,啊好刺激....

虽然我带入本人的脸,但性格把握不住,ooc也希望大家不要介意∑(✘Д✘๑ )

【关于那篇车的灵感】

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56分钟,68分钟,124分钟。那个玩法是真的,但我也只“听”过。

我原来以为两个小时是假的,直到我听了音频,∑(°口°๑)   woc

不提供分享,善用搜索(•̀˓◞•́)

【关于未补全的车】

果然大家都喜欢看车嘻嘻嘻

(因为你文笔退步太多了写得辣鸡啊)

(不过那以后多写车叭)

(车都是存稿,片段未补全,之前的温泉play之类的都缺小片段,介意吗?不介意就发~)

【瑶墨】一辆未完结的车

片段速打(昨晚预览补全)

未完结(flag:不补)

社会社会

车点这里

ㅍ_ㅍ我写的太烂了,看看神仙太太开车又唯美又梦幻,我的车好社会好低级啊......

我写不出来啦,还没写卷子呜呜呜

没有让舍友关注自己的lof真的是太棒了(我大概是长得比较乖我室友在此前都没有猜到我是飙车党,然而五年熟了之后大家都知根知底.....所以发现了不止我一个飙车党哈哈哈哈哈)

那个,大家觉得差就直说吧,我继续努力୧(๑•̀⌄•́๑)૭

【把头埋进沙子里】我写卷子去啦